¼空°

聚散不由我。

重逢(九)

张佑赫端着醒酒汤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安胜浩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身子蜷成小小一团,像熟睡中的孩子。谁能想象平日里说话做事雷厉风行的安社长私下也会有如此柔软的一面呢。
张佑赫轻叹一口气,把醒酒汤放在茶几上。今晚不喝醒酒汤,宿醉过后的清晨头一定很痛。
可是又不忍心惊醒安胜浩。他能休息的时间太少了。
张佑赫去床上取了白色的棉被,轻轻为安胜浩盖好。手指迟迟不愿离开安胜浩依旧有棱角的面颊,指尖相连处,仿佛要开出一朵眷恋之花。
是他爱了二十年的人啊。
这场景多像以前还住在H.O.T宿舍的时候,无休止的练习后,安胜浩总是枕着他的腿三秒钟睡着。再由他抱到床上去安顿好。小猴子总是两眼一闭就什么也不管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于安胜浩来说,有一点始终没变,那就是,张佑赫始终是他的安眠药。只要他在身边,即算世界末日来临,安胜浩也能毫无关心地睡着。
张佑赫自己也清楚这一事实。所以他更加不愿深究,自己不在安胜浩身边的日子里,他究竟怎么捱过一个又一个慢慢长夜。是靠着多少酒精,或是多少药丸,他不愿再继续想下去。
又或者,多少个无眠的夜晚,安胜浩是否也像自己一样,对着发亮的手机屏幕发呆。
屏幕上,是那个人的号码。
一遍遍输入,再一遍遍删除。
最后强制把手机关机。
这份倔强是什么呢。于张佑赫来说,他挺过所有的想念,挺不过安胜浩醉酒时一个悄然而至的电话;于安胜浩来说,他自以为是的倔强,败在了一瓶瓶的酒精下。
人在醉酒的情况下总会袒露内心深处真正的情感。
所以麻痹自己后,还是会做出从心的选择。
他们都一再挣扎,结果还是一错再错。

第二天早上天光大亮的时候,安胜浩才揉着发痛的太阳穴从沙发上爬起来。周遭一片白色,家里空荡荡没有人影。
张佑赫不在家。
可是却留了便条给他,说自己先去参加舞台剧的排练,早饭在桌子上。

张佑赫的厨艺越来越好了。
一边吃着,安胜浩一边想。
就像以前一起住的时候,一日三餐都由张佑赫来做,对彼时的安胜浩来说,那是再幸福不过的事了。吃张佑赫做的饭是种享受。这么多年,也没变过。
看来习惯可真是个要人命的东西。

重逢(八)

张佑赫察觉到安胜浩的异样,环住他的手微微用力,将安胜浩调转过身,和自己面对面。
轻轻擦去安胜浩眼角的泪,然后更用力地抱紧他。
面前的小猴子哭到不能自已,在张佑赫的怀里微微颤抖。
张佑赫轻轻拍着安胜浩的背,无声无息地安慰他,那眼神柔得快要化成水。
“tonya,我...送你回家吧。”
怀里的人没作声。
“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说罢,张佑赫狡黠一笑,转而牵住安胜浩的手。
安胜浩挣扎了几下,没甩开,也就随他去了。
首尔的夜晚,霓虹闪烁,两个可爱的人,在月光下肩并肩地走着。

     ............

“张佑赫...你不是要送我回家么...”
“对呀。”
“那...你带我回你家干什么...”
“以后,也是你家了。”
“...啊?”
“准确来说,这才是你家,记住了没?”
“...啊?...哦。”
今天的小猴子格外乖巧,张佑赫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笑得那样开心了。
原来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有安胜浩在的日子,一点也不会觉得孤单啊。于是转身去准备醒酒汤,嘴里还哼着小曲儿。

安胜浩显然有些局促不安,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最后在沙发上坐得笔直,就像是在认真听课的小学生一样。
张佑赫在清潭洞的家,说实话,他是第一次来。
年少时一起相偎在宿舍里,也曾陪着张佑赫回过几次龟尾老家。张佑赫呢,把江原道当成每年都得去的地方,看望妈妈的次数有时比自己还多。
有他们两个回忆的地方那么多,那么多。偏偏现在,是在清潭洞,在属于张佑赫的一栋大楼里。在一个没有自己存在过的一丝气息的地方。
安胜浩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也许他不在张佑赫身边的这段日子,有别的女人陪着他走过来,也许她曾在这儿长留,也许这屋子里曾满是她的痕迹。
想到这儿,安胜浩只觉得不寒而栗。

难道张佑赫没有自由的权利么?
不是的,应该拥有啊。他是那么优秀的人,本就不应该被自己囚住搭上一生,也许他也曾开始了新生活,就像从前的自己一样,期待着能忘却彼此。所以他为什么要怨恨呢。
安胜浩无法解释,却也无法停止。
心口那么痛,把浑身的血肉都绞在一起,像是要把他拉下地狱那般。

越来越难过了,安胜浩痴痴地望向张佑赫忙碌的背影。
如果张佑赫这时候回头看,就会发现,安胜浩的眼里,满是悲伤。


重逢㈦

“佑赫,你不会觉得累吗?”
“不累。...我想的不多。”
这一句话说得安胜浩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他果然还是无法释怀啊。
“说真的,我以前很笃定,你对于未来的种种规划里,根本就没有我吧。”张佑赫低着头,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声音。
安胜浩没有接话,他知道他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他以为过了这么多年,张佑赫多少也已经理解了他当初的抉择。
现在看来,他又错了,错得彻底。
为什么自作多情的人永远是他。

“那现在呢...现在...你的世界里,还容得下我么”
见他半晌不做声,张佑赫喃喃道。

“你不是说我心里根本没有你么...为什么还这样问?”
“因为...”张佑赫望着远处笑了一下,“因为我想啊...这些年没有我的日子里,tonya是不是也很孤单呢?所以,他会不会回心转意呢?如果现在的tonya已经跟以前大不同了怎么办?如果我不试试,又要后悔很久很久了啊...”张佑赫眼睛里泛起水光。
安胜浩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他赶紧背过身去假装看夜空,好让眼泪不那么快滑落。
这些年来自己的生活状态被张佑赫说得如此清楚,安胜浩有几分慌乱。此刻满腔的委屈都堵在心头,他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他以为他隐藏的足够好的。
断绝一切联系,不再一起上节目,跑通告,避免去张佑赫常去的地方...所有的办法安胜浩都尝试过了,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还是逃不开,躲不过。

“我...”安胜浩吸了吸酸涩的鼻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一点也不孤独啊。只是偶尔会有点累而已。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我...”
“骗人。”张佑赫笑着轻轻打断他。
“tonya在我面前还要说谎么...”

“不想我的话...为什么每次喝醉了都要给我打电话?”

“...”

“不想我的话...为什么每次送你回家时都拽着我袖子不让我走呢?”

“......”

“不想我的话...你在我面前说过的话,掉过的泪又算什么呢?”

“......”

安胜浩觉得自己大概真的要戒酒了。
他此刻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
张佑赫看到他的小猴子呆呆地站在原地,跟失了魂一样。不由得莞尔一笑。
“我...那我之前做的努力还有什么用!”安胜浩又羞又躁,不由得气愤起来。他突然间觉得更加委屈,“这么说在德也知道...你们都一起骗我!”
“不是你说不想见我的么...那为什么要让你知道”
“你...你...”安胜浩被他气得说不出话。
“你到底要干嘛!”

安胜浩气嘟嘟地背过身去。

张佑赫就那么安静地站了一会儿,看着安胜浩的背影。末了走过去,张开手臂环成一个圈,轻轻抱住安胜浩。
“胜浩啊...”

身后突然的温暖让安胜浩惊了一下,熟悉的感觉笼罩着他,那是他曾经多流连的怀抱啊。
永远坚实,有安全感。
以及那句许久未曾叫出口的,胜浩。

安胜浩知道,他大概这辈子,都躲不开张佑赫了。

五味杂陈的情绪终于再也忍不住。
安胜浩低下头,任凭眼泪一滴一滴掉下来。




重逢㈥

悠扬动听的女声从包间外面缓缓传来,周遭仿佛有奇异的暗流涌动,碎金色的温暖笼罩下来,直打到人心底去。
可这一切在安胜浩听起来有几分刺耳。
狭小的包间里,没了安七炫,只余下安胜浩和张佑赫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收到那条信息后,安胜浩并不算迟钝地意识到,该来的总还是来了。

安胜浩心里是觉得这是他和张佑赫在663之后首次单独见面,所以行为举止都小心翼翼得很。张佑赫在一旁看着表情纠结的小猴子,明白他早就已经忘记了上次醉酒被自己送回家的事儿。

压抑的气氛萦绕不去,沉默久久徘徊。
安胜浩心里明白,不沟通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以后若是H.O.T再有演出的话,他们俩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

“...我们...”安胜浩小心翼翼地开口。
张佑赫内心一动。
“...呃...还吃么...”
天啊我在说什么...我现在到底在干嘛...
安胜浩终于对自己在张佑赫面前的表达能力产生了强烈的质疑。

张佑赫满头黑线。他刚刚还以为安胜浩要谈什么深刻的问题,没想到是这么个生硬的对白。
“...我不吃了。你要是没吃饱就再吃点。”
“...其实我也不想吃了。”
“那...出去走走?”张佑赫提议。
然后他很无奈地看着又开始纠结的小猴子,安静地等他回应。
“...好吧。”

盛夏的夜晚很安静,偶尔有几声蝉鸣。安胜浩和张佑赫一前一后走在汉江边上,桥上车辆的灯光映到他们脸上,带着明亮的光芒。
旁人能清楚他们脸上微小的表情变化,或是他们面对彼此时的紧张感。可是当局者迷,走在前面的安胜浩不知道张佑赫心里在想什么,追随他脚步的张佑赫也不明白下一步到底该怎样。

上帝以神的视角俯视陷入漩涡中的,他的两个子民。
如今看来,神能通晓的事,于他们二人来说,还是太过困难。

“...过得怎么样?”张佑赫率先打破沉默。
“不怎么样。”安胜浩倒很诚实。
没你的日子,我也很难捱啊。
“为什么...”
“就是...太累了。”也没人让我依靠。

可是,是谁让他这样疲惫呢。张佑赫么?好像没太大关系。生意?工作?行程?不都是他自己选择的嘛。
说到底,是安胜浩步步紧逼着他自己,一步一步地,把他从张佑赫的生活中彻底移除。
直到他们成为两个世界的人。
直到彼此再也没有往来。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他和张佑赫开始慢慢变得疏远了,JTL自然解散后,那阵子其实他们俩还住在一起。可是也正是从那时起,一切矛盾的激化点产生了。
他和佑赫,有着完全不同的想法。

张佑赫始终是个活在当下的人,他不像安胜浩那般对未来的每一件事,事无巨细,全部仔细规划。他的公司,他的工作,他的艺人生涯,甚至是他和张佑赫的未来,安胜浩都在心里一一盘算过。
也正是因为这样,安胜浩总是活得比常人累上许多。
他总是一个人在深夜里辗转反侧,担忧着张佑赫从不会去考虑的种种,他渴望理解,渴望关爱,渴望有一个人为深陷迷雾中看不清方向的他指点迷津。

张佑赫则不同,他用他的全身心去爱他的安胜浩,呵护和关爱都是以他觉得最好的方式传递给安胜浩。他不能全部理解安胜浩的忧愁,但他总是很好地安慰他。

可仅有调和往往是不够的,他们都太过幼稚,太过较真。感情的裂缝一旦产生,再多加几番刺激,便一发不可收拾。

彼时的安胜浩和张佑赫都还不够成熟,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这种思想上的矛盾。
久而久之,渐行渐远。

这些年来,安胜浩后悔过,自责过,也曾和张佑赫重新开始。可是总是因为不可抗力的因素而再次分开,兜兜转转,分分合合,一晃二十年竟然都快过去了。

他们都不再年轻了。
也没有光阴可以浪费了。


重逢㈤

安胜浩看着眼前淡定无比的张佑赫,心里十分绝望。
“你...你...怎么来了?”憋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想出什么自然的开场白,安胜浩有点无奈。
“七炫打电话约我来这儿喝酒,说只有我和他两个人。”
安胜浩心里已经将安七炫骂了一顿,这小子,约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哦。”
张佑赫不用多想也已将局势明了,安七炫这小子,改天是该好好收拾收拾了。
安胜浩低着头,张佑赫双手插着兜,这两人怎么看都很不自然地一起走了进来。听到脚步声,安七炫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单纯无害的笑容:“来了啊,佑赫哥。”
张佑赫心里一千个“安七炫你小子给我给我等着”,表面却不动声色:“嗯。你广播最后一天?”
“是啊哥,正难过呢。”
安胜浩心里想你这哪里是难过,你在如此难过的情况下竟然还给你哥挖了个这么大的坑啊。
安胜浩赶忙抢先一步,坐在了安七炫旁边,于是三人就以这一对二的局势开始吃饭。好在有安七炫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气氛倒不算太尴尬。
趁着说话的间隙,一直低着头的安胜浩迅速抬头瞄了一眼张佑赫,然后又飞快低下头去使劲儿地扒着饭来掩饰尴尬。
“...怎么,我下饭啊?”张佑赫嘴角挂着一抹笑。
“......咳咳...咳”安胜浩猛地呛了口饭。
糟糕...被发现了...
张佑赫好笑地看着小猴子的脸和耳朵都红得透亮。
安七炫一边给安胜浩顺着气,一边对张佑赫说:“哥,我先去上趟卫生间。”
得到默许后,安七炫嘴角上扬,表情很欠揍地出去了。
张佑赫心里突然有一丝不安。
安胜浩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眼睛就一直盯着地面,怎么也不抬头。心里碎碎念:“kangta呀快回来快回来快回来...”

五分钟后。
二人的手机同时收到了来自安七炫的一条消息:“哥,我这边突然有点事,就不回去了,我直接走了啊。”
“你俩好好吃。”

重逢㈣

Stage 631开业后安胜浩就变得更加忙碌了,无数的会议和满满的日程,常常搞得他分身乏术。
不过这样也好,能稍微和无孔不入的思念做些对抗。成年人对待感情最常见的方式就是逃避。
他不懂迂回,就只能用这样傻傻的方式保护自己。

安七炫终于结束了星晚的广播。两年的时间,无论是他,抑或是星晚的听众,他的粉丝,都积累了深厚的感情。突然一下割舍,心情还是很复杂。在说完最后一句“以上是星晚kangta”后,他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

晚上他约了心情一样很差的安胜浩出来喝酒。
安胜浩到的一点也不比他早,这几天他几乎要泡在办公室。但无论如何,自家亲弟弟的约还是要赴的。
安胜浩进去的时候安七炫刚刚把一整瓶烧酒灌进肚子里,安胜浩赶紧去把酒瓶子抢下来,伸手拿纸巾给安七炫擦洒下来的酒渍。
“kangta呀,你这是做什么...”
安七炫朝他一笑,也不说话,伸手去抢烧酒。
——“诶别闹...别喝太多了...对身体不好。广播不做了不是还有音乐剧嘛,人忙起来就好了...”
“我明白你的感受...人都会不舍的。”
——“那哥呢...为什么还天天喝酒...哥心里又是怎么想的?”
安七炫短短一句噎得安胜浩说不出话来。
成功打断他哥的滔滔不绝后,安七炫要了杯威士忌接着喝。安胜浩心里无奈,却也没再阻止。默默倒了一杯给自己。
“...Tony哥...你和佑赫哥...”
“喝酒喝酒。”
“......”
安七炫明白他们俩还是从前那样子,表面老死不相往来,却又背后彼此挂记惦念。
唉,他的哥哥们啊,为什么总是长不大。

安胜浩当然不懂安七炫心里那些小九九,他只顾着闷头喝酒,偶尔说两句劝慰他的弟弟。
“kangta啊...我出去抽根烟。”

走出聒噪的饭店,冷风划过,吹得安胜浩精神起来。
只是,他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想仔细辨认清从停车场朝门口走来的那个人。
没错啊。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安胜浩心里一紧。

来人,正是在家闲得不行的张佑赫。

重逢㈢

安胜浩第二天醒的时候头疼的要命。
隐约的记忆告诉他昨晚是某个人送他回来的,可这记忆模糊不清并不具象,让他抓心挠肝半天也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糟了...
昨晚喝得烂醉,该不会又给张佑赫打电话了吧...
“...在德啊...”
“怎么了哥?”
“那个...或许昨晚我...”
金在德耳边响起昨晚张佑赫对他说的话,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嗯...昨晚哥喝多了...给我打的电话,然后我就把你接回来了...”
“......哦,这样啊。”
见他不做声,金在德赶紧说:“啊那个...哥你以后喝多了别抓着手机给佑赫哥打电话了...拦都拦不住。”
“......咳咳。”果然还是...
还好有在德,不然就酿成大祸了啊。
安胜浩松了一口气。

可那晚后张佑赫过得并不安生,他突然觉得自己和安胜浩之间的这根弦快要绷不住了。
弦断以后,是喜是悲,他也窥不破。

H.O.T短暂的合体让他再次见到安胜浩,可那一切结束得太快,重逢就像是一场梦。
浮华过后,离散,不安,孤独,失落,都让他们彼此无法承受。
如今年岁渐长,再也不似从前少年时,嬉笑谩骂,无不显露在脸上,浮于表面。现在看来,虽然几分幼稚,却真真美好。
那时的情爱不像现在这般痴缠不清,彼时的安胜浩和张佑赫,干净的好像最澄澈的天空。
他们都是对方最好最好的Blue sky。

重逢㈡

张佑赫见到安胜浩的时候他已经倒在地上醉得不省人事,嘴里不停念叨着佑赫佑赫以及我好孤独之类的,张佑赫一边听着,一边把他抱上车去,放在后座安顿好。
等到处理好醉酒的小猴子,自己再坐到驾驶室上,已经过了十分钟了。
他转过身去看熟睡的安胜浩。
心疼的要命啊。我的小猴子,不在我身边的时候,过得这样苦么。
猛地摇摇头,他认命般叹了口气,转头发动车子。
车子开到盐仓洞,张佑赫摸出安胜浩的手机,给金在德打了个电话。让他下楼来接安胜浩。
“......”
两人面面相觑,良久无言。
最后还是金在德先开了口:“...麻烦哥了。”
“没事,那个...明天他醒了别告诉他我送他回来的...就说是你接他回来的吧。”
“还有...嘱咐他以后喝醉了不要给我打电话。”

张佑赫回到清潭洞的时候,已经快要天亮了。自己雷打不动的作息时间又因为安胜浩而打破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安胜浩身上香甜的气息,和带着软糯小鼻音的话语,一声声“佑赫想你了”喂进耳朵里,真叫人心里小鹿乱撞。
大抵是曾和安胜浩那般亲近的张佑赫也不例外。

张佑赫想,这孽缘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重逢㈠

安胜浩今天下班很晚。
夜半时分,连路上的车都很少。他把远光灯开到最大,好像那样就能驱散所有的黑暗。连带着他心里的那份一起。
他关掉车内的空调,把车窗摇下,任凭微凉的晚风拂过脸颊。心里的空虚被无限放大,像个恶魔,等着随时吞噬掉他。
他又有点想哭了。
白日里的伪装在自己独处时被无情撕下,难过得透不过气来。
他进超市买了两瓶烧酒,转身坐在路边就喝了起来。真奇怪,酒精的味道说不上多好,但总是能让他忘掉烦恼。
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分开的日子里,若是只有他一个人这般痛苦,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安胜浩这酒喝得太急,醉意也比平时来得快了几分。
眼泪开始唰唰往下掉。
他摸索半天,掏出手机。通讯录里那串熟悉的数字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果然还是喝醉了,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按了下去。
电话那头迟迟没有接通。安胜浩毫不在意,挂断再打,如此往复不知道多少遍。
也许是二十遍,抑或是三十遍,不过都不重要。
“......喂。”
熟悉的声音响起,安胜浩的眼泪很不争气地滑落,他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抱着手机无声地啜泣起来。
那头的人轻叹一口气。
“...你又喝了多少?”
“...唉 把定位发给我 我去接你”
安胜浩像个小孩子一样乖乖点头,末了发觉对方看不见,赶紧道好。
“挂了啊。”
“佑赫啊...”
“怎么?”
“我...好想你...”
“.........唉...坐那儿别动...我马上到。”

现在通过V APP与明星相遇吧 http://www.vlive.tv/video/65992
今天也是很帅的Tony哥哥。